0871-64197000
当前位置:云南信息网  -  本地文章  -  行业资讯

从建档立卡户到群众“当家人”

2022/1/19 10:36:18

来源:保山日报

评论:10

浏览量:1375

5年间,保山市施甸县酒房乡旧寨村枇杷洼村民小组村民周应毕从一个建档立卡户一跃变身为群众“当家人”。华丽蜕变的背后,有他自身的努力,有挂钩干部的帮扶,更有脱贫攻坚的精准施策。让我们一起来看看,5年间,他经历了怎样的故事。

内外合力,一个建档立卡户的蜕变

“2021年,我的‘亲戚’周应毕家有两个喜讯,一是在2月份的村组换届中周应毕被群众推选为枇杷洼村民小组组长,让他从一个贫困户成功蜕变为群众的‘当家人’;另一个是今年周应毕茶厂的古树茶叶卖出16吨,产值250多万元,实现茶农收入翻10倍,其中包括20多户建档立卡户,在带领群众致富的路上迈出了更加坚实的一步。”说这话的,是施甸县纪委监委干部赵贵银。而周应毕,则是赵贵银在施甸县酒房乡旧寨村枇杷洼村民小组的挂钩户。

2017年初,赵贵银第一次到周应毕家时,他们一家还住在20世纪80年代建盖的土坯房里,房屋因年久失修快要坍塌,两位老人年老多病,两个小孩正在读书。因为父母和孩子都需要照顾,周应毕只能在靠家边的地方做一些小生意,妻子张兴菊在家守着10多亩茶地,做点茶叶贴补家用,家庭人均纯收入不到2000元。

“多半都是赚一文用一文,根本没有多余的钱。见别人用智能机,也想要一个,但家里状况根本不允许。”2022年元旦前夕,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张兴菊感叹着当初生活的不易。

“和我差不多大小的杨春文、苏应国都到外地打工去了,一年能苦个七八万。”看着伙伴们靠奋斗改变着家庭状况,周应毕心里也有想法,“总不能一直靠着国家、靠着政府,好日子还是要靠自己去奋斗。”困窘时的周应毕也想过带领一家人通过奋斗改变命运,但现实的羁绊,让他徘徊不前。

“你家本来就有古树茶,现在古树茶市场前景好,有没有想过扩大规模。”“我也想扩大规模,但投入太大,我拿不出那么多资金。”“钱的问题我们来想办法,技术可以请人来指导,销售大家一起来帮助。”“我本来就是贫困户,万一失败了岂不是雪上加霜。”帮扶中,赵贵银和村干部不遗余力地支持让周应毕一家最终放下顾虑,迈开了奋斗改变人生的步伐。

2017年底,周应毕一家从深山搬迁到了宽敞明亮的乡集镇安置点;7万元扶贫小额贷款顺利到位,购置了炒茶机、烘干机,技术人员上门指导,帮助他们一家提升茶叶生产技术。

内力外力联动,这一年,靠着销售古树茶带来的4万余元收入,周应毕一家顺利脱贫。

四方助力,一个致富带头人的成长

同样是古树茶,为什么相近海拔和纬度的临沧茶、普洱茶能卖到上百块?善于动脑的周应毕反复思考着茶叶市场与价格问题。远在深山,没有知名度的茶要怎么打开市场?

“我最多的人脉关系就是村里的乡亲们,那就试试请村里的人帮忙打开市场吧。”趁着外出务工者返乡的时机,周应毕免费请大家品茶,并请大家把样品茶带到打工地,给工友和老板们品尝。正是这样的尝试,为周应毕的古树茶打开了一条销路。

2019年,苏运国带出去的样品,引来了老板的一个订单,虽然这单生意只有1000多元,但单价却达到了120元一斤。

“自己的茶也能卖到100多一斤,这是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尝到甜头的周应毕更加注重茶叶品质提升,并逐渐壮大生产经营,在原有茶园的基础上,租种了70多亩茶地,将夫妻作坊拓展为家族车间。“我们富起来了,不能忘了兄弟姐妹。”朴实的周应毕说。

酒香不怕巷子深。2020年10月,在云南多地有茶业生产基地的北京契丹茶业集团在多地调研后,决定与周应毕合作。

北京契丹茶业集团负责资金和市场,还更新了制茶设备,而周应毕只需负责生产。

有了合作方的鼎力支持,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周应毕全力投入生产,鲜茶收购拓展到酒房、旧城两个乡镇3个村六七百户茶户上万亩茶园。

“原来自己加工的茶也就卖三五块钱一斤,现在一芽一叶的鲜叶能卖到20元一斤,一芽三叶的也能卖到7元一斤,鲜茶的价格就超过了干茶价格,我们省时、省力还省心。2021年,我家鲜叶收入近两万元。春茶加工季,儿子、儿媳在茶厂打零工,每小时15元,收入也不错。”64岁的村民杨正禄乐呵呵地说。

春茶收购时节,酒房、旧城两个乡3个村的茶农都涌到周应毕的茶厂。“一天有两三百人来交茶,交茶都要排长队。不过,即使是排长队,我也乐意把茶交给周老板”。一位阿孃笑着对记者说。

2021年,茶厂支付茶农鲜叶款达200多万元。

44岁的张国花如今是周应毕茶厂的技术人员。以前她只在季节性用工时才来帮忙。2021年开始,张国花全职在这里上班。“2021年,我家十多亩茶有两万多元收入。我在茶厂打工有两万五六的收入,丈夫在茶厂打零工的收入也有一万多。在家边打工,能照顾老人和孩子。”张国花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

“以前我们采茶不分好坏,制茶也没有太多讲究,对采摘、煎炒、晾晒都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要求。现在就不一样了,采摘、揉制、晾晒都有严格的要求。现在,我不仅掌握了精品绿茶的制作工艺,还掌握了红茶的制作和发酵流程。”在茶厂,有近10位像张国花这样的技术员,她们不仅获得了稳定的收入,还获得了知识与技能。

除了技术工人,厂里平时还有20到40个用工,春茶收购时,季度性用工达100余人,每年茶厂要支付劳务报酬100多万元。

为保证茶叶品质,周应毕不仅通过各种渠道自己钻研学习与茶相关的知识,还专门邀请县农业农村局和林草局的技术员到村里培训农户。

茶叶收入提升了,茶农主动投入茶园改造,认真修枝打杈,实施中耕管理,许多荒废的茶园重新焕发出了生机。

乡村振兴,一个群众“当家人”的使命

计划经济时代,旧寨村曾大规模发展过茶叶。因为茶叶,旧寨村得以通了水电路。

2020年,村里把闲置了二十余年的村茶厂无偿提供给周应毕。年久失修的老茶厂屋顶漏雨、瓦片掉落、山墙倒塌、梁柱破损,周应毕花了七八万元重新装修了老茶厂。在他的眼里,甚至在旧寨人的眼里,老茶厂是旧寨茶叶历史的见证。未来,老茶厂也将见证旧寨茶叶的再度繁荣。

老茶厂的下方,是周应毕茶厂的位置。在地无三尺平的旧寨,茶厂成了人气最旺的地方。不仅因为这里寄托了众多茶农的期待,更因为周应毕身份的改变。

2021年2月,周应毕全票被村民推选为枇杷洼村民小组组长。茶厂也开始有了另一个用途。

一边忙于茶厂事务,一边忙于小组事务的周应毕,常常要在茶厂接待村民,处理组里的事务;组里没有公共场所,枇杷洼村民小组的大事小情,大多选择在茶厂商量;召开村民会议时,这时又成了绝佳的会场……

“先不说投入的时间精力,小组长一个月400多的工资,开会多的时候,还不够烟钱茶钱。”一开始,妻子张兴菊还是有点情绪,但看着丈夫兢兢业业地处理组里的各项事务也就再没有其他想法。

“多亏了大家的帮助,我才能从一个建档立卡户走到今天,我只有好好干,才能不负大家对我的支持和信任。”周应毕说。

2021年12月26日,周应毕又高票当选酒房乡人大代表。“我会利用好这个身份,在低产茶园改造、茶叶技术提升、茶叶专业合作社建设等方面发声。”周应毕说。

“周应毕的转变与发展得益于党和国家的惠民政策,也得益于脱贫攻坚的精准施策。乡村振兴需要这样的产业领头人,带领大家更好地投入生产生活;把周应毕这样的领头人培养成村组干部,则能更好地发挥战斗堡垒作用,从而推动乡村振兴。”旧寨村第一书记、市林草局干部柯文斌说。

用一生做好一件事。这是周应毕开始做茶时设置的微信签名。如今,他要做好的已不只是制茶一件事。面向未来,茶老板周应毕有了新的使命:带领乡亲们巩固脱贫成果,搞好村组治理,在乡村振兴之路上昂首向前……(记者:傅华平 杨连武)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此条信息!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0871-64197000
  • Q Q: 188505114
  • 微信: y8806988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云南信息网”版权所有  |  ICP证:滇ICP备08101851号  |  技术支持:云南分类信息系统(V2022.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